我的三点钟播放记录

我的三点钟播放记录

我的三点钟播放记录

大连大学人事调整:书记校长副书记同时由外调入

对“台独”这次所谓“反红媒”活动,《中国时报》24日批评称,如今的民进党禁止媒体讨论统一,难道是因媒体的影响力已威胁到民进党的政权,所以使出抹黑、清算、限缩经营与撤照等手段,务求去之而后快?反倒是民进党不断深入校园,甚至出手更改课纲,资助小型网路媒体宣扬台独,组建网军带动舆论风向,明目张胆地把政党带入校园、媒体,以引导意识形态。《中国时报》并反问“到底是谁在洗脑谁?”

我的三点钟播放记录

暴雨来临 四川宜宾地震灾区发布地灾黄色预警

在过往的荣誉中迷失自我,在自我膨胀中腐化堕落,毫无顾忌触碰“红线”的结局注定是黯然的。翻看一些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例,可以发现,曾经的“先进”“功臣”沦为腐败分子,并不鲜见。如,“视地方为家乡、把群众当家人”的朱育英和袁玉峰,从道德标杆蜕变为贪腐典型;曾为“中国杰出青年”的简纯林,从前程似锦的政坛新星蜕变为违纪违法的反面典型……这些人的堕落轨迹,印证了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:即便是“楷模”“标杆”,一旦不加强自律、不筑牢防线,就会守不住初心,也会在形形色色的欲望和“围猎”面前败下阵来,最终滑入深渊。